在我下顎左右兩邊的最後方,有兩顆非常不一樣的智齒。

從x光照片中,明顯地看見這兩顆智齒是橫著長的,與在旁的臼齒的方向成90度。左下方的智齒還完全包覆在牙齦之下,沒有任何麻煩;但是,右下方的智齒就沒那麼簡單了,它已經露出了一部份抵著旁邊的臼齒。

之前去洗牙的時候,醫生說這個智齒不處理的話,將來可能對其他牙齒造成影響。同時,這智齒與臼齒之間的縫隙,也常常會有食物卡在其中,使我常常在用餐之後都需要找牙籤或牙線來清理。所以,特別請了一天特休,來處理這麻煩的牙齒。

由於這智齒大部分還包覆在牙齦之內,必須以手術切開牙肉才能拔除,而下顎是與臉頰相連的,手術之後大概兩、三天之內會呈現臉頰浮腫的狀態。為了不讓同事看到我變成豬頭的模樣,我勢必得請一天假,以增長我可以在家休息的時間。

早上11:30,醫生準時開始我的手術。先以麻醉膏初步降低我牙齦的感覺,然後又打了三次左右的麻醉針,接著才開始進行手術。

其實開始之前我挺納悶的,如果是一個「正常」成長的牙齒的話,麻醉之後就可以直接把整顆牙齒給連根拔起。根據我之前拔其他顆智齒的經驗,雖然被麻醉了,但是依然可以感覺到似乎有什麼東西被拔掉的感覺。然而,這顆智齒不一樣,因為它橫著長,而且直接抵著臼齒,應該不可能直接硬拔起來才對。而人的牙齒也不是零件,不可能先把臼齒拔起來,待智齒拔除之後再裝回去吧…

還沒想到一個合理的方式,熟練的醫生已經在確認麻醉針奏效之後,開始他的工作。我只感覺到一下是被硬壓,一下是被硬扯的樣子,還有被不知是什麼器材在我牙齒上磨的聲音,喔對…我還聞到了焦味…

由於進行的時間似乎比之前長了許多,我一度覺得醫生是否碰到了什麼瓶頸。後來,聽到了疑似「斷裂」的聲音,雖然還搞不清楚狀況,我更不可能問醫生發生什麼事情了,但應該算是有些進展了吧…

醫生繼續他的作業,還因為我的牙齒深處有些痛楚而再補了一針。在我懷疑我會不會整個下巴都被卸下來的時候,總算聽到醫生說拔完了。讓我的下巴休息了一下之後,開始進行縫合傷口,這樣總算是完成了。

在我起身之後,看見身邊有三片疑似牙齒的碎片…

沒錯,是三片。

醫生說我這顆智齒很大,所以先把牙齒切斷,取下上半部分之後,再分兩次取出兩塊牙根。

原來我剛剛聞到焦味時,那不是醫生在磨我的牙,而是鋸我的牙… Orz

拿了冰塊跟我的健保卡。看看牆上的鍾,竟然花了超過一個小時,跟之前比起來,多花了好多時間,難怪我的下巴好酸。

我衷心地希望,左下方那顆橫著長的智齒,這輩子都乖乖地待在牙齦之中。

Posted by virsagocb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