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,一個客戶要求我們調整系統的流程,我們部門依照標準作業程序進行報價。
客戶對此感到不滿,他們認為這項調整的範圍不大,不應該報價。
於是,他們便開始翻起舊帳,指出之前我們部門在維護期間內不盡理想之處,並揚言要先索賠再來談報價。

部門老大從外面打了一通電話回來給部門中的一位副理,說要攤牌。
這兩者之間,在此之前就多次因為看法的不同起過爭執,而這次的事件,成了引爆點。

一陣爭執之後,老大掛了電話,而副理積怨已久,請助理小姐幫他準備離職文件。事情發生之後,當我與其他同事們在閒聊的時候,副理來告訴我們這件事情。
聽完之後,實在覺得主管來找下屬攤牌,並不是一個好的處理方法。

部門中的每個人都清楚,這位副理之所以是副理,其實是被拱上去的。
從工程師升職成副理之後,不能再報加班,對於其他同事的工作要負連帶責任,還要背業績。
去年一位經理離職之後,所有業務也直接轉到副理那邊去。
工作量著實增加許多,而月薪僅意思意思調升500元。

這不是要說明副理的委曲,而是講在一個僅十來人的小部門中,副理手邊的事情的確比其他人多出許多。
在這樣的情況下,老大主動來跟副理攤牌,撕破臉了,就是副理丟辭呈。
到時候,老大勢必又得放下他主管的身段好勸苦勸,還不見得留得住人。
更重要的,對於現況來說並沒有什麼幫助,甚至只是讓事情更加地棘手而已。

心情不好的副理,下班之前請了長假,就看他回來之後會再引發什麼波嵐。

創作者介紹

Virsago的私人基地(改)

virsagoc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